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景安的博客

 
 
 

日志

 
 

范跑跑现象拷问现今中国的道德标准   

2008-07-22 09:3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范跑跑现象拷问现今中国的道德标准

                                                 (徐景安2008.7.20.)

范跑跑是一个中学教师,教师的工作就是教书、出题、考试。他转辗于媒体与教育,一直想表达、传播他的思想,可总是碰壁。这次他取得了巨大成功,以自己的言行向全国传达了他的理念,并拷问了当今中国,引起媒体、学者、教师、学生、民众以至当局的广泛关注和热烈争议。这场争议的焦点是挺“真小人”还是“伪君子”?很大一批人欣赏、支持甚至爱慕范跑跑坦诚、勇敢、真实地展现了“小人”风范,认为“诚实的胆小鬼比虚伪的道德卫道士更值得尊重”。而批判、反对的人认为:“当一个社会的绝大部分小人都不再费心去装扮伪君子了,这个社会也就差不多快堕落到底了。”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摆在每一个中国人面前,我们究竟选择做“真小人”,还是当“伪君子”?如果不做“真小人”,也不做“伪君子”,还有什么别的选择?一个理想的中国人应该是什么样的?现今的中国应该主张什么样的道德标准?我认为,这才是这场争论意义的实质!

                                 范跑跑的行为有没有触犯道德底线

这场争论的各方都没有否认,一个社会需要确立道德底线。范跑跑的行为与主张,就是拷问中国的道德底线在哪里?范跑跑在地震中率先跑掉是一种行为,事后的解释是一种主张,再有意传播出去想达到某种目的。他说:“我本身有一个意图,我用了别人看了似乎不能接受的观点来挑战大多数民众和主流价值对于一个多元价值或者是异端的容忍度。”还说:“我以极端的言说方式甚至在别人看来挑战了道德底线”。正是在道德底线的问题上形成了巨大分歧。即使对范跑跑持批判态度的人中,也认为范跑跑违背了教师的职业道德,但没有违反做人的道德底线,或者范跑跑的行为没有错,但不应该那么说。

那先来讨论范跑跑的行为有没有触犯道德底线?根据范美忠自己的描述,当教学楼猛烈地震动起来时,“我瞬间反应过来——大地震!然后猛然向楼梯冲过去”,“自己居然是第一个到达足球场的人”,“这时大地又是一阵剧烈的水平晃动,也许有一米的幅度!这时我只觉世界末日来临”,“随着这一波地震,足球场东侧的50公分厚的足球墙在几秒钟之内全部彤塌!”所有这一切都真实地反映了他当时的感受:一场可怕的灾难袭来!到此为止,他一直表现了一个人的本能,迅速躲避危险,保护自己的安全。后来,他看到其他学生陆续跑来,“这时我注意看,上我课的学生还没有出来”。这是全部问题的关键,他已开始一个常人的思维了。作为一个人正常的反应是什么样呢?应该很着急,他们怎么还没出来?紧接的思维是教学楼有没有倒塌?他们会不会压在哪里?再接下来,他会迅速跑回去观察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果没有倒塌,在楼底下喊一下“快出来!”如果倒塌了,就得想办法去救,或者组织已逃出来的人,或者报告校方,或者……总之是人命关天哪!

这里我再假设,没有出来的人并不是我的学生,是我不认识的人,那我该怎么办?也要想办法去救。我的生命很重要,我跑出来了,我安全了。要不要关心一下他人的生命?尽自己所力,给处于危险中的他人以帮助。这里,没有要求范美忠舍己救人,没有要求他像那些英雄的老师一样,为了学生舍弃自己的生命。在灾难来临之际,在自己已经安全的情况下,关心一下别人的生命安全,是不是做人的起码道德?然而,范美忠在发现他的学生没有出来以后,什么也没有做。“又过了一会儿才见他们陆续来到操场里”。请注意:范美忠在未见学生出来之前没有做任何关心他们的举动。那怕同情、怜悯一下,看看他们是死是活都没有!还谈何教师的责任?

接下来就是他与学生的对话。他奇怪地问他们:“你们怎么不出来?”学生回答说:“我们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只看你一溜烟就跑得没影了,等反应过来我们都吓得躲到桌子下面去了!等剧烈地震平息的时候我们才出来!老师,你怎么不把我们带出来才走啊?”一个“真小人”的回答应该是“不好意思,地震一来吓得我要死,我就先跑了,没顾上你们!”所谓“真小人”,他知道做人的道德,他的良知未灭,只是没有做到,还是一个人,不过是小人而已,但他很坦诚,勇于承认。那范美忠是怎么回答的呢?“我从来不是一个勇于献身的人,只关心自己的生命,你们不知道吗?上次半夜火灾的时候我也逃得很快!”他没有一点丝毫的内疚,非常理直气壮,表达了他的道义追求,我只关心自己的生命,我凭什么要关心你们,你们有什么理由要求我,如果你们逃得不快,那是你们自己的责任,死了活该!王朔过去一句名言“我是流氓我怕谁”,传遍中国。范美忠的准则是“我是自己我管谁”,居然也备受称颂。

到此为止,被称之为范跑跑的行为,符合还是违背人的道德底线呢?这就需要道德标准来评判。范跑跑的全部理由是个体权是平等的,尤其是人的生命权没有孰为重。灾难来临时,我有逃跑的权利,“没有冒死救助学生的义务”。他强调“当涉及到死的生命危险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不能简单的道德判断,因为生死问题至关重大。”这是说他的生命非常重要、至关重大,不能轻易牺牲自己的生命去救别人。这可以理解。能做到这一点,那是英雄与圣人了。现在的问题是既然认识自己的生命很重要,当然也会认为他人的生命同样很重要,那么作为一个人,除了关心自己的生命以外,还应不应该关心他人的生命?注意,我这里说的是关心他人生命,而不是一定要牺牲自己的生命。既然是人,就会有同情心、怜悯心、恻隐之心,所以一定会关心自己生命的同时,关心他人的生命。反过来,只关心自己生命,而不关心他人的生命,就不是人,或者是没有做人的道德。如果我们的脑子里,有这样的道德理念,在遇到范美忠那种情况,可能是一边喊“同学们快跑”,一边自己就跑。也可能来不及招呼学生,自己本能地先跑了。但一旦脱离危险,就会想到学生们跑出来没有?我想这是做人的道德底线了!这么多学生都没有跑出来,就我一个人跑了,那怎么对得起他们这些年轻的生命,以及他们的家长,怎么向学校、向社会交待?只要一个人有一点点责任感、一点点良知,决不会像范跑跑那样,第一个冲到操场上以后无所事事。他对当时灾难的严重非常清楚,还曾想到“难道中国遭到了核袭击”?可见,知识面之广、反应之敏捷。但是怎么就没想到学生的安危呢?这就是他的价值观决定的。范跑跑与一般人相比,“危机意识强”、“反应比较快,也逃得比较快!”但对他人生命的安危却表现得惊人的麻木、迟钝。

范跑跑的行为与一条狗、一个癞蛤蟆有什么区别吗?地震来了,狗会跑掉、癞蛤蟆也会跑掉,……牠们都很热爱自己的生命,但不会关心别的生命。但我这样说,对狗是不公平的,狗会关心主人的安危,也有不顾危险救主人的事发生!

                            范跑跑的道德主张反映了很多人的心声

范跑跑事后的解释,就不是本能的表现了,而是他的道德主张,居然受到多数人的支持。据网民调查的结果,认为“率性不虚伪”的人占到了44.90%,“中国精英的反面教材”占到了 42.54% ,还有“说不清”的占到了12.56%。这真实地反映了中国人的道德现状。

他说:“我是一个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却不是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的人!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因为成年人我抱不动,间不容发之际逃出一个是一个,如果过于危险,我跟你们一起死亡没有意义;如果没有危险,我不管你们你们也没有危险,何况你们是十七,十八岁的人了!”

在生死关头,他会关心女儿的安危,其他人哪怕是母亲,他也不会管。这样,妻子、兄弟、同学、朋友、学生当然更不会管。范跑跑的行为与动物一样,他的主张也与动物一样。动物都有保护后代的本能,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所不同的是,范跑跑念过北大,学了一套向动物本能看齐的理论,讲起来还头头是道、振振有词。

他的理论就是生命平等,即在维护生命的权利上与所有人都是平等的。说白了,各管各呗,因此,他有率先逃跑的权利。在维护生命的责任上与所有人也都是平等的,说白了,自顾自呗,因此,他没有照顾他人的义务。一句话就是权利优先、责任没有。哪还有什么道德可言?“如果过于危险,我跟你们一起死亡没有意义;如果没有危险,我不管你们你们也没有危险”。总之,无论什么情况他都不承担道德责任。

他不顾母亲,也有他的理由。“我的意思是既然每个人的个体生命权是平等的,那么母亲的生命不比我更重要。”“如果救母亲可能会冒50%的死的危险,……我觉得不救母亲也没有什么道德谴责,因为生命权是平等的,我以这种方式反驳了母亲生命至上的‘孝伦理’。”“历来中国人与人不是一个平等关系,它是构成一个等级制性,子女跟父母之间不是平等的。我这里含蓄的挑战了一下‘孝伦理’,这是让大家带来最大愤怒的地方。我确实有这个目的,就是挑逗‘孝伦理’,跟这次地震无关。”在母亲生命危急的时候,他在哪里计算自己准备付出多少代价,是百分之多少,如果生命危险小于50%还可予以考虑,一旦达到50%,他就扭头就走。并且声明你们不必谴责我,我就是要挑战人与人的不平等,我妈死了不足惜,具有反封建的伟大意义!

按中国传统文化,父母与子女不是平等关系。讲父慈子孝,但父不慈,子也得孝。孝就是要服从、听话,极端的说法就是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引入了西方平等理念,父母要尊重子女的人格和正当的权利,负有养育、教育子女的责任和义务,这是有进步意义的。但是作为子女应该怎么对待父母呢?在我国的现实生活中,子女获得的权利是无限的,中国的父母管吃、管住、管教育,长大成人以后还管买房、管结婚、管带孩子……按西方的规则,十八岁以后就独立了,不向父母伸手要这、要那。可是,当要求子女承担对父母的责任时,当需要子女付出时,就讲平等了。即使当母亲面临生死关头时,他强调自己的生命与母亲一样重要,实际是更重要,所以,可以不顾。

父母生我、养我、育我,固然是父母应尽的责任,作为子女要不要有感恩之心、报恩之情?父母在满足你的需要时,从不计较权利的平等,往往牺牲自己的时间、精力、金钱,实际上就是自己的生命权、幸福权、自由权来满足你。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地付出生命的代价来挽救你,正象你说会照顾自己的女儿一样。那么,当父母面临生死的时候,或在需要你帮助的时候,你就不能尽孝道?也就是你要承担爱父母的责任,不能像大街上的陌生人那样。这个道德要求不合理吗?人与人在权利上讲平等原则,但在责任、义务、付出的时候也应该计较吗?上公车大家都有坐的平等权利,但看到老人,为什么要让座呢?大家都有生命权利,但看到有人落水,为什么要去救呢?这就是道德。范跑跑就是挑战人的道德,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可以不讲道德。

当今中国的主流价值观就是,只要对我有利,就是对的,没有善恶、美丒、真假、是非、对错!范跑跑还要挑战什么“孝伦理”,其实,在当今中国的大部分人群,尤其是年轻一代中已经基本被抛弃了。如果讲孝,那是父母孝顺子女,子女要什么就得给什么,要是父母不给,那就是父母的不孝。顶父母、气父母,已很正常,骂父母、打父母时有发生,害父母、杀父母的也屡屡发生。据统计,目前家庭支出1/3用于孩子的教育。然而,子女读书越多、文化越高,就越看不起父母,就越不孝。这位范跑跑就是一个典型,凡是自私利己的理论都学来了,而孝道爱人的文化都抛弃了。

孝道是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对父母的孝是博爱的起点,一个对父母都不孝的人,很难相信会爱他人。儒学把孝称为百善之首,佛教“净业三福”的第一条是“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新约规定“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长寿”。而旧约《出埃及记》说:“打父母的,必要把他治死。”“咒骂父母的,必要把他治死。”东西方都主张孝敬老人,但把孝作为道德文化的是传统中国。而范跑跑主张“以平等的爱的真正文化取代孝文化”。爱讲平等,就是不爱。你爱我,我就爱你;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你爱我一斤,我爱你十两,需要精确计算,或者签订契约,或者竞争博弈。这哪是讲道德,完全是做生意。这套逻辑实际上被中国人的大部分接受了,只是范跑跑“率真”地把它说了出来,当然获得很多人的支持。他的勇敢与无耻,受到这些人的敬佩,说出了他们的共同心声,为自私利己找到了理论支撑。这样,中国人有理由抛弃伪善,更加无耻。

                                                          中国需要新道德

法律靠强力推行,道德靠舆论维系。而舆论就是社会达成的共识。不讲道德,会受到舆论的谴责,这个舆论当然不只是媒体,而是周围所有的人。一个不讲道德的人,被周围所有的人谴责,他能置以不顾吗?那么,现今中国有社会达成共识的道德标准吗?

我们有国家颁发的社会主义道德标准,即为人民服务、集体主义,爱祖国、爱人民、爱劳动、爱科学、爱社会主义。在计划经济时代,这种排斥个体的集体为本位的价值观与道德观,还有存在的理由,因为那时不允许、不存在个人利益。所以,一直要求“斗私批修”。改革开放了,在经济领域承认个人物质利益,并以此作为发展经济、改革体制的原动力。爱自己,不仅允许,而且还受到了鼓励。现在,富翁的身价被羡慕、富翁的生活成时尚。但官方的意识形态是旧的,道德标准是老的,已没有人理会了。不仅民众不听,党员、官员都不听。谁还唱这个调,就成了“伪君子”。

“真小人”的经济,必然产生“真小人”的道德。以个体为本位、以爱自己为核心的西方自由主义、个人主义思潮涌入我国,为大部分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大学生所接受,事实上成为了主流价值观。范跑跑的所有语汇全都是西方概念,什么自由、公正、平等、权利、契约、博弈……然而他真的懂西方文明吗?真的理解西方的人文主义吗?不!把西方的极端利己主义学来了,把西方的人文主义抛弃了!西方的道德文化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自由主义、个人主义不仅反映了自我对权利的追求,也反映了对每一个个体的尊重。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很容易滑向利己主义,但也可以成为人道主义的思想资源。再加上宗教的影响,对利己的遏制、对博爱的弘扬,所以西方一方面表现为人情冷漠、道德沦丧,另一方面也可看到友善互助、崇尚公德。

但西方文化总的来说是“真小人”,把爱自己放在第一位,偏重于个人权利的追求。对于长期以来忽视个人权利的我国,西方文化有进步意义,在思想上有启迪作用。所以,为中国改革人士所接受,为年轻人所喜爱。西方的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在推进中国改革的同时,也产生了一系列问题,道德领域的利己主义泛滥就是之一。

自由主义以追求自我、不妨碍他人为原则,以权利平等、自由博弈为宗旨,在道德文化上是有缺陷的。虽然,自由主义不等于利己主义,但与利己主义仅半步之遥。在金钱第一的竞争中,谁还管谁?在生死关头,那更是只顾自己。在我国民众中,尤其是年轻人、大学生中,自由主义正蜕变成利己主义,又成为相对主义、虚无主义、实用主义。对我有利,即真理,其它都是虚伪的。然后,又以多元为名,反对道德标准,不断向道德底线挑战。北大的范跑跑挑战道德底线的争议还未结束,清华的两名毕业生又以裸奔来挑战。裸体才是真实的,穿衣服是伪装。大家都穿衣,我就来裸体,那是我的自由、我的权利。社会应该包容,文化就是多元的。你爱穿衣,不要反对人家裸体。据说,这样“学生才有个性,有创造力”,“清华才能真正成为世界一流大学”。我看清华就变成动物园了。裸奔者以哈佛大学每个学期都有裸奔节为据,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不学哈佛拿诺贝尔奖,就学脱衣裸体呢?那还用向哈佛学吗,还用进清华吗?

爱自己,追求自我,没有错。人人都是爱自己的。但爱自己有本能、理性、感悟之分。本能地爱自己,与动物没有区別。范跑跑的认知就是动物水平,不过是用文化语言包装的兽性。理性地爱自己,就是注重自己,不损害他人,在不损害自己利益的前提下也能关心他人。感悟地爱自己,就是“真君子”,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的爱自己,那就是实现自我,而超越自我。

中国的儒学传统提供了“真君子”的道德文化。它倡导以他人为重,爱父母、爱兄第、爱朋友、爱邻里……并且以对他人的爱中实现自己的价值与意义,作为现世的人生追求。儒学强调人的责任和义务,做父亲的要慈,做儿子的要孝,对朋友要诚,对国家要忠。儒学的缺点是不讲人的权利,更不讲人与人的平等。相反把服从不平等的等级制度作为“义”,而必须遵守。儒学一方面作为民众的道德而承传,一方面作为封建统治的思想工具而宣扬。五四以来,儒学被抛弃。直到今天依然不愿分清儒学的精华与糟粕,要不全盘否定,要不全盘肯定。作为学术问题,可以继续讨论下去,但是儒学提供的爱他人的道德文化是十分宝贵的精神财富,是做人必须遵循的道德标准。

人要爱自己,也要爱他人。那就从爱自己的亲人做起。“多給他(她)們一些溫暖的笑,多給他們一些鼓舞与贊美。柔軟化自己平日的动作与言語,遇事對人,多祝福.多关怀.多施予。经過相当时日的练习与成長,就可以试著把一个溫暖的心帶到工作的场域,將微笑.关怀与祝福施予你的同事,施予你的长官与部属,施予你的客戶,施予來机关办事的老百姓。以后继续深刻反省,闻思修正,拒絕非礼的嗜好,約束自我的放肆,以滿是感恩的心态,对待天地,对待生命,对待我們身边的人。人格是天地间基本力量,通過人格与心性修养,我們可以活得崇高而尊严,快乐而富足。這是一种人格完善之路,喜乐富足之路,亦即是天人合一与道冥合之路,积极進取之路,仁人君子之路,也是成就我們人生梦想之路,帮助中國文明躍升之路。”上述道德要求,做起来很困难吗?就做不到吗?对他人关心一些、温暖一些、柔和一些就是“伪君子”吗?

人要爱自己,爱他人,还要爱大家。爱大家就是遵守公共道德、公共秩序,也就是要维护公共利益。要尽量节约资源、减少浪费、保护环境。年轻人、大学生很爱学西方文化,西方人的公德水平比中国人高,环境保护意识也很强。年轻人、大学生应该带头传播新的道德理念。

现今中国急需建立新道德。国家颁发的所谓社会主义道德标准,不被大众所接受。正是出于对“伪道德”、“伪君子”的反感,才挺了范跑跑的“真小人”,然而范跑跑所言所行不是“真小人”,而是“真动物”。这首先应该为执掌意识形态的中国共产党反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应该树立什么样的新道德,建立真正能为大众接受的新的道德文化。

欢迎登录:

中国善网http://www.chinashanwang.com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