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景安的博客

 
 
 

日志

 
 

创建中国新文化论坛简报( 第三期)  

2007-11-17 20: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 阳 君 山 谈 创 建 新 文 化

编者按:

    青年学者欧阳君山在座谈会上对创建新文化谈了很好的看法,尤其提到反对循环伦,即发展中的问题用发展来解决。这是我国最重要的国策思想。比如谈到贫富差别问题,一定强调用发展的办法来解决,这似乎没有错,但是发展的结果可能是富的越富、穷的越穷,原因是不重视公平分配。当今中国民生问题十分突出,是国家财力问题吗?否,是分配问题。不说别的,中国的外汇储备达1.4万亿美元,居世界第一。国家拿出2000亿美元成立外汇投资公司,为什么不可以拿2000亿美元来搞农村教育呢?提高农民的文化素养,是解决中国农村问题的有效措施和根本途径,也有助于解决中国发展的大问心题。就发展谈发展解决不了发展,从分配入手反而有利于发展。这就是理念问题。如果真正认识到社会主义是维护公共利益,而不在所有制的公有成分上纠缠,中国的许多民生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

       充分认识创建新文化的重要性

    我聆听徐老及各位老师的精彩发言,深受启发,我简单谈一下个人对创建中国新文化的一些思考,我把它总结为一个支持、一个反对和三个明确。

    所谓一个支持,就是坚决支持创建新文化和新价值观。今日中国,形势可谓错综复杂,问题可说是形形色色,理起来千头万绪,但归根到底,可认为是价值观和文化的问题。

   记得国情专家胡鞍钢先生曾把中国分为“三个世界”,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和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是“第一世界”,一些中部地区和二线城市属于“第二世界”,广大的西部地区和农村属于“第三世界”。这个提法很有意思,在某种程度上,今日中国的确是当今世界的缩微版,当今世界是今日中国的扩大版,也存在文化和价值观的问题,也有着创新文化和价值观的迫切需要。

    今天,我们大家相聚一堂,来探讨并创建新文化和新价值观,不仅是一桩有利于中国的事,也是一桩有益于世界的事,是一桩中国能够对世界作出贡献的伟大的事——我们一定要有这个雄心壮志!

    所谓一个反对,就是鲜明反对循环论。循环论就是发展中的问题用发展来解决,经济上的问题用经济来解决。这是眼下中国和世界普遍流行的论调。经济学界长期以来流行的所谓“做大蛋糕”论——即用做大蛋糕来解决分配问题乃至社会危机——就明显属于这样的论调。

   从经济学上讲,循环实现不了均衡。最简章地讲,两个人打乒乓球,一直打下去就决不出胜负。要决出胜负,必须终止循环,在限定的次数内决出输赢。

   均衡的道理说起来有点深,暂且不论,可以从一个大家都比较熟悉的角度来谈一谈。那就是人与人的比较是无穷的,而且人的本性就在与人的比较上。拿金钱竞赛来说,你有500万,我有800万;你有800万,我有1300万,有尽头吗?没有! 也正因为这一点,所谓“做大蛋糕”永远也不能解决问题,要靠经济发展来解决一个原不属于经济发展的问题,它或许能够推迟问题的解决,但绝不可能真正解决问题。

   这正是当年孔老夫子感叹“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深刻原因,我们通常在提到这句话时,会说夫子老迂,孔夫子迂吗?一点也不,迂的倒是我们自己。“做大蛋糕”还存在资源和环境的瓶颈,我们不可能把蛋糕一做大再做大,因为“只有一个地球”!

    当今中国及世界的问题,一方面的确需要用经济和发展去解决,但另一方面更迫切需要我们从文化和价值观的高度去着手。循环论能够缓解形势,但最终不是靠这个来解决。

    创建新文化和新价值观,我想有三个地方需要明确:

    一是必须明确文化的本质内涵。文化是什么?出去走走有旅游文化,吃饭喝酒有饮食文化,还有这几年“甚嚣尘上”的性文化,甚至上厕所也有文化,似乎什么都是文化,文化是个筐,什么都在往里装。一方面这是对的,因为从理论上讲,文化的确是全部学术中外延最广大、内涵最丰富的一个概念。

    但真正要对文化追根究底,或者说,真正要严格定义文化,还是要回到人性,不追问到人性,可能就不能回答什么是文化的问题。我个人认为,什么样的人受到推崇,得到承认,这一点最彻底地反映文化的本质,文化所解决的是一个人群或一个社会提倡和鼓励过什么生活、做什么人的问题。徐景安先生曾指出:“什么样的文明产生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创造什么样的文明。”用常见的政治话语来表述就是:文化的本质就是一群人、一个社会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的问题。

    二是必须明确文化与制度的关系。由于文化的概念十分泛化,在文化与制度的关系上,学者们有不同的看法,乃至产生了一些争论。一部分人强调文化大于制度,一部分人认为制度重于文化,当前中国最根本的就是建立制度。

    拔开今天中国的现实问题不论,单纯就文化与制度的理论关系,个人认为,文化与制度并没有绝对区别,相反,它们是紧密相关的。我有一个说法:文化是无形的制度,制度是有形的文化,制度的背后和实质是文化。于是我也就有一个新提法:文化路线决定以后,价值观决定以后,制度才成为重要因素,制度是为文化服务的。

   徐景安先生的人生经历在某种程度上就是文化与制度关系的绝佳例证。徐老过去一直在一线从事政策研究和体制改革工作,可以说天天念的就是制度的经,但现在却关心起文化来,发现文化更属于本质的东西。这不也反映了制度与文化的关系吗?

   三是必须明确市场也就是自由的内涵。市场原则上不是一个文化问题,但市场直接与人性相关,直接从人性来。“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在论述“看不见的手”时就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但目前西方经济学对市场与人性关系的认识还不够深,没有真正认清人性,也没有真正搞清市场,把人与人的关系、人与人的竞争简单地归结为人与人的商品交换关系,这存在显而易见的严重问题,商品交换仅只是人与人关系的一个方面,甚至是不太重要的方面,人与人的关系、人与人的竞争还存在许多其他的方面。我在《天下事——中华文明的经济学证明》里面系统地阐述了人与人的关系和竞争,提出了更本质的市场秩序模型,这里不再赘述。

                                                                             《创建中国新文化》论坛秘书处 2007.11.15

                                                                                                xujingan@vip.sohu.com

                                                                                                    tdjs8899@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